Sometimes, if you are too serious about one thing, you will often be hurt by yourself. However, when a person doesn’t feel hurt, it is because he doesn’t care about the right and wrong of those things. Therefore, only oneself can be hurt. Recently, I feel much more optimistic because I try my best to face those heavens. When those heavens can’t form a kind of pressure, when those heavens don’t need to be considered by myself, I will gradually become suddenly and open-minded. In the past, time was always stubborn to those tangible or intangible constraints, which made my heart not free and made myself not relaxed. However, when we change our thinking and perspective, we find that there may be many intriguing stories behind the heaviness. Therefore, I learned to be quiet, to make my heart not impetuous as much as possible, and to be tolerant as much as possible. Even if others make mistakes or I am selfish, I will leave a space, perhaps, during a short pause, everything will be another scene. Finally, I found that when I was very tired, the sunshine was still very bright, and it would not be hidden by the temporary dark clouds. Then, ordinary me and simple me should know more about enjoying the bright sunshine and how precious the smile is. QQ364399664

Like (prose editor: Jiangnan wind) the 30th year of my WeChat era

The year before last, my eunuch planned to buy a smartphone for him on his birthday. The main purpose was to teach them how to play WeChat, and let them…

Comments on the Chinese version of “worry-free grocery store”

Everyone moves towards a better life through his own efforts. The answer to the consultation letter is just encouraging an existing…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4, 2018)

January 14, 2018: Today, the temperature in Wujiang is relatively warm, not as cold as a few days ago. Yesterday and Today, Wu Jiang’s…

Be a person who never stops growing up

Teacher Lily coughed with a strong nasal tone when she was in yoga class. Maybe it’s uncomfortable, she has less demonstration action today,…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3, 2018)

January 13, 2018: Yesterday, my sister and nephew Little David didn’t come to the Dongwan village of jinjiaba where my mother and I stayed temporarily,…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2, 2018)

January 12, 2018: The day before yesterday, I said, “my mother will go to Kunshan tomorrow.” However, yesterday, my mother did not go to Kunshan…

Posted in Dgaouyorf

一冰与火 我的心在神秘的动荡着,不知它在奏着什么样的泛音。我的身躯也在微微激荡着,飘浮在雾气沉沉的海上。 她的脸是迷人的。我无动于衷。她的颊是苍白的,我仍然无动于衷。 而她似是我的梦中情人。 我近在咫尺却不去看望她。 垂柳的凄婉令人陶醉。对她的爱却随同歌声逃走了。 我的心整日在爱之浪潮中飘泊着,灵魂却停在静静的绿州。 软弱的人啊,你有勇气把生命的扁舟停靠在任意一方向你招手的绿荫小岛么? 我不敢回答。 这冰中之火,这火中之冰,到底是什么事物呢? 二焚稿 焚烧诗稿的灰烬;如粉末般脆弱的黑色纸页。 我写诗么? 它如我的梦中人的脸颊一样苍白。 我爱什么呢?我的忧郁,我的残阳,我的寂静的深夜。 除此之外我一无所有。 梦吗?它在心底的扉门里睡觉了。 我把我的爱给了你。我就成了绝对富有的乞丐。 你问我: 你爱我吗? 我说: 只有你和我美丽的梦中人相似。所以我只好爱你。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在我自己的心里我和你热烈地相爱着。这时却对说第一句话犹豫了。 可是你的脸颊多憔悴。你的眼神多暗淡。你那上帝赋予你的善良的微笑,如今又是多悲伤! 三我不会失去你 我曾经失去你。 那美妙的一瞬,你的明眸在我的灵魂之中刻下印记。从那时起,我的生命便仅仅属于你。 我在心里向你絮语着我的沉默,而沉默是所有的人包括你都未曾知晓的爱。 春风和秋月交替着从我的身边走过去了。青春成了难解的梦。而在这之中,只有你的脸庞为我的灵魂燃着不灭的灯。 我不会去惊动你。我怕我的冒昧会使你失去这微笑。 望着你的笑脸,幸福和忧郁象潮水一样在我的血管里燃烧。 但是你天使一般开放着的微笑的花朵凋谢了。我无从知晓那是什么原因。你的光辉暗淡下去,如夏末时分枯萎的月季一样。 于是我去了。我愿意用我拥有的所有温柔让你重新绽放笑容。但你没有懂我。 我是不是失去了你? 我离开你的时候却仿佛燕子离开了冬天。 这只燕子不知曾经飞到过哪里想筑一个冰冷的窝。但她回来了。调皮地向我微笑着。 我会失去你!这是多么愚蠢的想法哦! 你的微笑会永远伴随着我,奏着和谐的乐章。 微笑也许会在你脸上消失,但她却会在我的心灵中长存。 我再也不会失去你。 四距离 当你黑暗中坐在我身边,沉默的时候,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那黑暗之中沉默着的是我的爱。 那也是你的么? 我悲伤地想着你的心底的秘密,也看着我自己陷入无边的荒原。浓荫里的青山绵延,伸入云端的绿树漫漫;路边的村姑正在啼哭。而你,是否离我越来越远……. 五网 我俯身从地上拾起了因金秋的梦破碎而凋零的花瓣,它即刻又开出了纯洁至美的花朵。 我路过她的窗棂的时候,为什么不看看她莫测的芳魂?她的窗帘低垂着,房间内一定零乱不堪。 你有如一枚秋叶从我身边冷冷飘过。我循着你的芳踪迷失了,忍受着爱的痛苦。 我踏着车子在阴暗的低垂的天幕下慢慢走着,忧思象路边茂密的树一样向我袭来。路在脚下。可它又太遥远了。周围象一张走不出的网,我从哪里出去呢? 六诗与一切 当我在孤岛的浓荫中死去的时候,我把我的歌和我的爱献给谁呢? 在我活着的时候没有人象我的梦那样爱我;也没有人象我的忧郁那样爱我的诗歌。 而在我死的时候,谁会读着我的诗歌安慰我即将消散的魂魄? 我是一个飘零者。 白昼我在如荒漠一般的大地上寻找着我梦中人的足迹;而当天空垂下他的睫毛盖住疲倦的眼眸的时候,我把沉默的情思记下来,悄悄歌唱我的爱情和悲伤。 虽然我失去了一切,但我得到了诗。 虽然我得到了诗,但我失去了一切。 七曙光 曙光撕破了夜幕,催落了花朵的露珠,而在它消失的时候带来了百鸟的啼鸣。她自己是不是悲伤地隐去了呢? 我不知道她是走过天空,去唤醒西边那些在睡梦中叹息的人们,还是走进大地,隐匿于那些怀抱着幸福、快乐的鸟窝的无边森林中去了。 当万物都在黎明里歌唱的时候,我的脸上却飘浮着忧愁的云彩。 突然有一只百灵向我高声叫到:你看,那曙光不是在东方吗? 是啊!东方升起了太阳。东方的太阳,就是曙光的家乡。 八在黑暗中坐着 我在黑暗中坐着。我不知道谁将从灯下向我走来。 倘若是我丢失的心来了,我能够要回么? 倘若是她的樱唇来了,我便用干裂的唇迎过去。 但辉煌的灯熄灭了。我仍然坐在黑暗中。 多情而怀春的人离群索居,为的是有人回答他的爱。 九早晨与黑夜 早晨象一个以懒于梳发的姑娘,欢笑着在田野里跳着,唱着。 黑夜则象我的美丽的母亲静静地坐着,在她把灯熄灭了的时候。 十沉默 这柔弱的晨花,当它重新见到红色曙光的火焰的跳动的时候,要对她诉说心瓣的泪滴里那融化了的伤悲么? 为了她安谧而绵长的情丝,沉默着罢! 十一古怪的面孔 青春是一个迷离的梦。用心丝编织花环,一个套着一个。当灵魂被这些花环套住时,人悲伤地大笑,或者快感地嚎哭。 这时你看他的面孔:扭曲的稀奇古怪的面孔。 十二骄傲的做作 人对于他的做作和虚伪只在真正的朋友面前感到可耻;而在对不相干的人说话时,他往往是暗自骄傲的。 十三深秋到冬天 高风把云絮扯向苍穹低垂的西天,在那边织成暗色布料的棉衣。冬天就要来了。但那如棉如絮的云朵终于飞过来时,我们的心又会象深秋的忧郁那样带着寒意了。 爱嬉闹的风撕破棉衣,化作晶莹美丽的雪花飘过来,摇荡着我们的心和血液,又用她幻灭的莹露,滋润我们的肌肤。这使我们感觉到冬天的温暖了。 万物凋零的秋哦!快让位于焦急的冬天罢! 十四优点与缺点 当优点和缺点在我的体内酣睡不醒,只从我的窗口泄露一点神秘的光辉时,我的邻居是喜欢我的。 而当我不顾一切地把它们叫醒,和它们一起生活时,邻人们便觉得连他们都受了侮辱,匆匆绕过我的房前远去了。 十五寂寞的纸屋 为什么要啼破我的寂寞的纸屋,吹灭我的美丽忧愁的小灯呢?这小灯正是我的心,悄然地遨游于轻柔的浮云之间。它的光低低地吟诵着暖意融融的欢乐和悲伤。 十六大笑与温柔 当我忘情地对世界大笑时,发现自己原来是一个穷光蛋。 而当我用我的温柔而忧郁的眼静静地凝视世界时,我便觉得我是很富有了。 十七内心 我走向我的内心。 我爱春花。但我惧怕秋的凋零。也无力将花籽种在地下,再为之耕耘。我的四肢倦慵,唇紧紧地闭着。静静地,我走向我的内心。 忧郁之花在那里盛开。 十八飞走的画眉 一只画眉飞了进来。我把它藏于衣襟中温暖着它。 但不知什么时候,它却悄悄飞走了。 十九黑暗的真实 某种意义上人只有在黑夜中才是真实的。黑暗使他们剥去了光明下穿着的外衣。 二十火焰的未来 一个人说我活得很快乐;而另一个人却说我好象快死了。 难道每时每刻我都在快乐地死去么? 是的。 这是一种火焰的放纵。燃烧的火对于它的消亡是保持着沉默的。只要它还在呼吸,它就会在缄默中串起快乐的火苗。而它的光在燃烧的时候已经动向远方。也算是死了吧——它仍然这样缄默着,燃烧着。 并且对于它即将枯竭的身躯,燃烧剩下的一堆灰烬,依然保持沉默,而不会发出刺耳的声音。 因为飞逝向远方的光对于仙女星座,成了未来。 二十一瓶子 快活象一个薄薄的玻璃瓶子,光线照射时辉映着五彩的斑斓,里面却是空的。 而忧郁却是一个装满了思想的瓶子静静地沉默着。虽然它的外表是暗淡无光的。 二十二偷心的精灵 我的琴声有一半是为了你。 你从我踟蹰的身边飘渺远去,有如我的梦魂飘荡在温柔之边。你的黑色的轻纱,是否包绕着月空下一颗忧愁的心? 倘若不是怕失去你,我便会疯狂的拥抱你了。 我的魂魄的影子,你这偷心的精灵。 二十三虚无的中间 这激荡着我的心怀的狂热,是身后遥远的古堡传来的尖锐的叫喊?或是旷野那边暴风雨之眼中闪现的寒光? 这狂热使我蛮横地沉默着,等待着这火焰从火山似的胸口暴裂开来,用岩浆和热流毁灭这个枯死的世界,这些淫荡的肉身。 但现在即使是沉默也是虚无的。两枚叶片在两个端点上如幽灵般地颤栗着,徘徊着,中间什么也没有:没有真的存在,只有一个虚假 的,如宇宙黑洞般黑黝黝的陷阱。 二十四秋叶 我为忧郁而忧郁。 这心麻木了的悲苦呀! 沉沦中有她温柔的明眸。 为了我的一颗心,我扔下了所有的爱。 如果我有足够的痛楚,就用它来救赎我的罪过。 但我的心冷冷地,向着那远方蓝幽幽的寒山。秋风在我耳边呼啸。把我同落叶一同卷起,荡进山谷。 二十五水晶 当幻想变成现实时,一切也就平淡无奇了。 那么,让我们保留下这一片小小的水晶,保留着永恒的追逐吧!在这其中将实现生命全部的意义。 二十六不可能 秋天真的来临了。黄叶飘飞在空旷的空中;寒意从风中传来,覆盖苍穹。我在这白骨般的枝桠间,在覆了寒霜的大地上,无牵无挂地在秋风中穿行,遗忘了房门边燃烧的火,角落里枯萎的花。 在火焰的燃烧中一切皆成为不可能。 二十七自卑 如果我会欺骗,我一定扮作一名高贵的骑士,用堂皇的语言向你索取爱的花朵。 但我什么也不会。因此我只能低着头,表露我真诚的自卑。 二十八富有的乞丐 是的。我已经倒掉了最后的佳酿。我已一无所有。除非你向我伸出你圣洁的手。若你慷慨地伸出你的双手,我便成为 绝对富有的乞丐 了。 二十九没有写歌 为什么我没有写出一首献给你的歌呢? 这就和问人们为什么不说话一样。 的确语言比不上沉默。喧哗与吵闹比不上朋友熟悉的足音。 我怎能写你呢?是你的光照耀着我的灵魂;而这灵魂看到的所有的美都属于你。我在这海洋一般广大而深沉的爱里,就只有沉默了。 我只是把我的情思写下来,送给你看。 三十想象的重生 我终于没有遵守自己的诺言。因为我害怕失去你纯净的神光。我的灵魂要吮吸它,正如婴儿吮吸母亲的乳汁。 愿你知道我孩童般纯净的情意。 只要你在我的孤寂里静坐一会儿,或者用你的温柔的呼吸轻轻吹拂我即将枯萎的花朵,我便会完全重生了。 除此之外我还要求什么呢? 三十一季节 为了你高贵的冰,晶莹的雪,我已把春天的温情撕成了碎片。 我是茫茫秋野。我期待着你如漫天雪花,迈着隐密安静的步伐向我飞来。 三十二元旦 元旦是时光的车轮上一个尖锐的齿。这个齿也许曾镶进人们那些兴奋、快乐的期待之谷,因而响起了噼啪的爆裂声。但它碾在我的幻梦的柔胸上,却使我的血和泪一起流出来了。 车轮轰轰隆隆的从我的身上碾过去了。我只剩一双呆滞的眸子,瞪着一大堆破碎的积木发呆。 三十三利剑 爱情象一支利剑伤害了你我的心。 但愿明天我们的伤口能够痊愈而生长在一起。 三十四活着为了什么 过去,有人问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时,我的胸中充满了柔情。我告诉他:是为了美。 今天,同伴又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却哑口无言了。 我的幻境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象一阵风一样无影无踪了。 三十五森林中的空地 黄昏降临到这里,庞大森林中间的旷野好象深海世界。布谷鸟又叫了两声,疯婆娘似地整日哀号的嗓子突然冒气似地张了两下,一切又归于寂静。 它整日哀号着什么呢? 自从我来到这里就听见了这个声音。在满世界都散发着的春天里田野的气息的时候,不知它怎样比风更骤急地盘旋在春困的人们的头上,呜咽着哀伤的气息。 而这时,黄昏的静谧笼罩着一切疑问,万物瞪着黑色的眸子。近处高大的树丛好象幽幽的海草静止在深蓝的天空里。星星象死鱼的眼睛呆呆地浮在海水里,似乎不甘于它们沉寂无味的死亡。 头顶的槐树里一阵沙沙作响。几只麻雀在黑暗里扑腾了几下又睡去了。 这如生机一般的死亡,如死亡一般的生机。 明早的太阳照耀这里的时候,一切会有什么不同? 三十六乐曲 过去的岁月之所以有玫瑰色的光明,那是因为有你。 未来的日子将如永夜一般悠长而寂寥。我该去唱另一首歌了。 它会象秋虫的鸣啼那么低沉而有力,会象雷雨的天空狂热地鸣奏着的乐曲。 三十七不灭的明灯 当我离开你的时候,白昼的世界也宛如深夜一般的黑暗。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中又燃起了一盏不灭的明灯? 是你那自以为不曾给予了我的纯洁和安祥,那藐视万物的高傲的善良。它们在你拒绝我的时候,从寂静的时空中又悄悄伸出手来,来慰藉我的痛苦的心了。 三十八并非虚无 神灵啊,为你向我启迪生命之门的那短暂的一瞬,我付出了所有爱的代价。 而今天,在我渡过了无数个虚无的日夜之后,你重新光临了我的小屋。 你这超脱物质形骸的无形之性,如今摒弃了处女般灿烂的附丽。 虽然她背过我的秀脸闪现一种苦难和不安。虽然在她飞驰而过的林荫大道上弋留一种忧思。你的寂静的夜色里如孤星又向我闪耀了。 可是你的存在又于事何补,如果我的心永远痛楚,因了那个不可避免的错误?如果你在漠漠广宇之间象彗星闪现,那对于我心灵黑暗的道路又起何用? 然而如果我说,消逝吧,别再来了,你这骗人的精灵——如果我这么说,我的存在便是一个虚无。 三十九走向欢乐 那些过去了的,永远不会真的过去。时间带着它们所有的瑰丽消逝了。我们感觉着实实在在的痛楚。但它们会回来的,睁着如繁花般斑斓的眸子。 忘却罢! 而它们时时在我寂寞的时光中勾起回忆。 但广阔的大地上有个声音在召唤我。我忘却痛苦,走向大地的欢乐。 四十坟 如一朵无名花在原野中淹没。迷乱的风吹过,我除了感觉痛苦,什么也没有。 我的孤坟在招摇着的荒草之中静静地腐烂着。甚至连一掬白骨沐浴于阳光下的夙愿都无法实现。 那曾经沐浴我双足的闪亮的泉水也不流经这里。 而我的生命留在她那里。 四十一秋月 午夜的园中阕人迹。树木黑黝黝地耸立在黛蓝色的夜空里。秋寒已浸透肌肤,令我心意豁然。 天空中有半轮明湛的月亮。它正随着我的漫步穿行于黑色的枝桠间。凄冷的月光抛洒在树丛和柳枝的边缘。深夜里也看不出那些枯黄的垂柳的悲哀。 世人都喜爱散发着橙红光芒的十五圆月。而我却最爱这冷冷的寂静的秋月。 这里没有遐思飞往恩底弥翁的眠处;卢安娜的柔情蜜意也已被冻住。 秋月的光芒正悄悄地照耀在我安静的心上。 四十二河流 冷漠的人哪!岁月的洪峰不会将你瞬间摧跨,潺潺的支流却会把印迹刻上你的脸颊。而熔岩和烈火会在沉默的极限爆发,向天空昭示它死亡和重生的英姿。 但滚烫的河流也许会忧怨地一直在大地深处徘徊,最终象哭声渐渐枯竭的哀泉流到忘川。 四十三精神基督 一切都会转瞬即逝。而精神之爱永存。 但我为何总是觉得悲伤孤独?我在寻求什么? 有什么能使你陶醉又奋然博击呢?没有什么。星辰般点滴的灵感,都会使我欣喜若狂。 但夏日的热浪并不足以使生命成长。还须有种子般的坚强。 这漫长旅途,只为那么一片曾经感觉的永恒之光么? 是这样。而且必须这样。 为了救赎自己,甚至人群,我必先做自己的精神基督。 四十四不会忘记 你让我在心田里孕育着春天,却又拿满天的霜雪来寒冷它; 你教我懂得什么是幸福,却只把满心的痛苦留给我。 你给了我生命,却又把我往死神怀里推。 因此,无论岁月如何变迁,我将不会忘记你。 四十五死亡之杯 你在我青春的酒杯里盛满玫瑰色的酒液。它的味道是苦的。 而当我端起你向其中倾入浓烈透明的死亡之液的杯子时,它却是甘美芳醇的。 四十六从中午到黑夜 将近三九严寒的日子,凛冽的寒风中竟感觉着初春般的温暖。忙忙碌碌的人们在街上迎着风兴奋地走着。仿佛受着什么样炽热的驱使。 冰亦是一种火。 但最要命的是两样都没有。 一部软绵绵的机器被那只无形的手如同呼吸一般拨动了一下就一直转啊转。它就这么转啊转。一直转到分成毫无关联的两部分。一部分袅袅升起另一部分则在泥土里享受被吸收的快乐。 转动的肉体。茫然空洞的两只窗户。永远看不清内外的黑洞。 莎士比亚的时代结束了。而罗密奥和朱丽叶变成了扮演丑角的小精灵害羞地躲在诗人们梦幻的角落里。眼泪变成了唾沫嘴巴张一张喉咙紧一紧咕嘟咽到肚子里了事。 没有什么值得悲伤的。 得失与真实无关。 她的瞳仁里有怜悯象一把尖刀在阳光下闪烁。光的闪烁造成了黑洞。这黑洞照耀着我,使我的眼睛雪亮。 于是我砸碎了昆丁的怀表。这怀表背朝下放在桌子上。秒针仍然嘀嘀哒哒地走着。这是永恒的流动。它在嘲笑着周围的黑暗。 四周万籁俱寂。人们都已睡去。 繁衍使人们绵绵不绝。 于是世人倾听我的歌声,如同倾听来自太空的慈音。 四十七火焰或灯 眼泪是虚伪的。因此拿它来洗涮羞耻与罪过也不管一些用。 幸福使泪水模糊了你的眼,那意思是说你不配享有它。 所有的圣母像都是那么高傲冷漠又温存。因为她已洞察万物。但她仍在虔诚的人们心中播种着希望、慰藉和解脱。也许那是虚伪的或者更加虚伪。 但又有什么能比无用的温暖能慰藉人心呢? 给乞丐一双手让他握,也许比给一百块钱更管用。 那么让我自己也变成一团火焰或一盏灯吧! 暗夜里走路的人。当我与他并肩走在沉沉的夜里也许他会忘掉一些恐惧和不快吧? 四十八花环与芦笛 在这散漫的光线之中,让我挑些美丽的丝绸一样的光芒出来,重新编织花环吧! 正如这雨幕在漫漫天际编织一面细密的怀念的镜子,使我们能看到对方那忧郁的脸。 那雨在狂风中飘摇被雷电所燃烧。恰似太阳如真理一般照耀大地。 如今轻曼的柔音在死寂的密林里跳动了几许就回去了。赛林克斯永远沉入了那芦苇的深处。只有潘的悲歌悄悄缭绕在沼泽地上空。 神祗会帮助他么? 会的。奥林匹斯山上的九位女神在召唤他。或许她们会喜欢他的芦笛罢! 欢乐的曲调。缭绕,嚣叫。 四十九流泪的原因 一阵热风恶意拨弄着火焰,燃烧的亮光却如彗星一般须臾熄灭了。 当他鬓发斑白的时候他会发现这一切多么可笑。一副道貌岸然咄咄逼人的假面具被人们抢来抢去,最后化为一股轻烟散入虚无。死神降临的时候他发现周围白茫茫一片。 激情只不过焚烧了他的内脏把他送到这世上又使他离开这世界。 我们热爱。但又知道它的空虚。也许这就是人们流泪的原因。 五十诱惑 永恒的诱惑!当我在喧哗后的寂静里终于离你而去,才发现你也不过如节日的灯火花炮那么短暂。 过往的镜子不过使你少留片刻,匆忙逃避了忐忑的徘徊。然而你终究还是去了。等待你的只有荒芜的花园。 一切都会消失的。那么梦想也会消失么?我一生都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 一切的诱惑都是走向死寂。 当我回顾往事的时候,只有那些面色苍白的小姑娘,睁着一双双忧郁的眼,在远处望着我。 其余的一切都不算什么吗? 是的。 夜的深处有一盏幽幽小灯照耀着我生命的路途。只有它是不会熄灭的。 五十一自由之风 软弱的人啊!你有什么理由望着被自己荒芜的田野伤心呢? 当一只孤鹤寂寞地追逐着一片闲云,徘徊在田野的萧瑟之中,你完全没有了往日的衷情。 勇敢地面向未来吧!期待中的自由之风必将带着你,走向辽阔的大地。 五十二歌唱 鲜花的怒放需要春风的吹拂; 大海的汹涌需要明月的力量。 人哪!你的激情为何忽而高涨,忽而低沉。 哦!失去了爱的心扉,等于没有百灵鸟的歌坛。 但是,向着金色的田野,那迷人的秋娘歌唱吧! 你听,我的心依然在激荡。 太阳和静月召唤我,如同召唤他的恋人。 在明暗交织的地方,有什么样的歌唱? 五十三爱不会重复 如果你曾经爱过,在时空变幻后,当它从万丈红尘的迷岚雾嶂之中凝视你的时候,会神喻一般昭示你:那就是你唯一的爱。要么长存,要么转瞬即逝,但它永远不会重复。 你这纯洁至美的幻影!当你终于走远,我更不爱别的花朵。 甜美的光芒啊! 我永远为你保留着心灵的童贞。 五十四暴风雨 黑暗的夜里我听得见旌旗的招展。群星暗淡,月光昏黄骚动,充满了欲望。而不可见的风在黑暗之中冲过楼群和树林。暴风雨就要来了。 听风的呼啸!我知道这就是你教给我的生命最深处的歌曲。 它是春天的歌曲吗? 五十五疑惑 你用弱者的外衣包裹着自己。但我从你异样的眼眸中,看到了你的存在。 那么我到底该不该拥抱这个弱者呢? 倘若我离去,你是会生气的。 但我若走上去和她亲吻,你又会因为我否定自己而不赞赏我了。 你那明净的额头向我放射着宁静的光辉,使我觉得十分富有。 但当我走出你的房间时,你却命令我做一个贫穷的人。 五十六小草与大树 倘若你能长成一颗参天的大树,那你便不该甘心做一颗小草。 倘若你放出明月的光辉,那你就不该只是一颗星星。 满心是爱的人哪!你依恋着脚下的土地,却不知天空在那里为你生气。 五十七想往 你用那无形的美占有我,使我的心迷乱而痛苦。 当我耕作的时候不是你给我以神奇的力量么? 休憩时我觉得了我的孤独,但我却找不到你。 只有你知道我的眼睛为何既明亮又暗淡。只有你苍白的面颊和乌黑的眸子懂得我。而你的舞姿,又该是怎样的妩媚。 你藏匿于何人的心房之中呢? 我在孤独之中占有你,仿佛你就在我身旁。 你微笑了。当我重新感觉着原野的风,并且赞美它的时候。 五十八幻想家 他默默地走过这条街。街道上人来人往,匆匆地和他打着招呼。他迷茫的回应着,仍孤独的走着。 他在寻找什么呢?路边的妇人们咬耳议论着他。他听到了,并不回答。 我看见过他休憩。一座花园里他喝了主人备下的果汁,把神秘的爱留下了一些,然后他又重新上路了。 我暗暗地跟着他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当他回头的时候我看见他的眼睛是那样的美丽,眼神却是那样的忧郁:那里面有一个辉煌的梦境。 这是一个幻想家。我说。 五十九爱与死 无论在喧嚣的街头,还是我寂然独坐,一个声音总是回旋在我耳畔。它在召唤着我,并摇撼着我的心。 暗色的森林和低徊的流水咽咽地歌唱着;屋顶野鸟的眼睛在蓝天里搜寻着。白云优雅在漫步在山径和山头上,如一些素装的淑女。 而我爱着她,却不能与她相会。 世界是混乱而又沉寂的。只有爱与死才能改变一切。 六十回响 湍湍的流水载我而下,飘荡着穿过这斑澜的世界。 海浪拥抱着太阳,诉说着永恒的呓语。 莹湖摇荡着明月,催它沉沉入睡。 我仿佛就在你的怀抱里。 岸边的景色一晃而逝,流水万世不息。 亲爱的!你喜悦着,并保留着我的心曲,因而在无垠的穹空里永远回响着它。 六十一逃避 我离开你,是因为我爱的太热烈了。爱情对于我成为痛苦。我逃避,为的是在你的幻影里向往你,细细体会相思的滋味。 而在辉煌的幻像里你变得更加完美。 我的心里不能没有你。 而在你身边的时候我的心都消融了。所以我只好逃避你。 六十二荒芜 房屋外的田野上,树木已经挂果了。茂密的树丛里弥漫着孕育的热浪。新嫁娘低垂着颈项,正细细的听着远处隐密的哭声,呼出了芬芳的气息。 而我的田野一片荒芜,没有任何鸟儿的歌唱。 我抛弃了我身边的温暖,却追逐天上的云彩。 来的路上只留下了梦的影子。 六十三劲松 山睡醒了,有阳光为它沐浴;海浪疲惫了,有明月摇它入睡。而我呢?我的歌声在寂静中死亡,叹息在虚无里消散。没有什么人与我为伴,回答我的琴音。 山中的劲松!你有孤傲的雄姿和辉煌的美丽!我从这虚空中看见了你,并听到了你生长的声音。我必赞美你,并效法你,使我能在更高的顶点蔑视你。 六十四流水的琴音 丰富的内心世界远比周围单调的现实世界美丽的多。 我为什么要离开自己的圣坛,却去周围骚乱的荒野里支寻找呢? 我必凝视那天上的流水从白云游移处飘过来,并记下水波荡漾的琴音。 六十五黑暗中的花朵 为了诗神无形的翅翼,和它的彩色的生命,我倾出了所有宝贵的血液。 那些邪恶的魅惑人心的精灵,偷偷吮吸了我的纯洁的血液,然后被我赶走了。 让这绝对的黑暗开出洁白的花朵吧! 暗色的森林是我迷醉的卧处,潘的歌声永远回荡在芦苇的上空。 而任何人都不能回答我。 六十六一瞬 这一瞬,往日的痛苦象一阵苦涩的风从我的胸中摇荡而过,留下的是你永恒的微笑里宁静的虚空。 我仿佛回到了过去的年代,那个初见你秀容的时刻。时间带着你缓缓而行,象一条清澈的小河,纯洁而又欢乐。 这一瞬,我看见了你的微笑,仿佛看见未来那金色的梦幻。我将不知道什么是丢失的痛苦,也不知道什么是寂寞。 而我却仍然在这黑夜里坐着,在虚幻的想象里,为了一瞬的长存,祭奠着,企求着。 六十七罪过 在拥挤的人群里行走着,咒骂着,在烟雾缭绕的办公室里幻灭着,荒废着,他们说这是积极的。 而如果我居住在山林的怀抱里,如果我的心和那山野的童稚一般洁白,如果我只与森林和河流的精灵为伴,他们却认为这是罪过。 六十八黄昏 在这黄昏时分,你以最瑰丽的面孔和我相逢。而我们的心灵竟没有半点翻卷的波浪。 我听见快活的女孩跑上楼梯的足音。少年们在平坦的球场上角逐着,发出刺耳的喊叫。他们对于我,会是另一世界的人吗? 我独自凭栏眺望西方,宛若站在恒河之边。血色的河流仿佛已经睡去,摆出它浩渺的昏暗和寂静。当太阳在它的怀里遁隐时,世界悄然无声。 云的脸颊飘上了粉色,又渐渐退去了。远山以它深湛的眸子望着我,我此时是感觉着生死之外的寂静了。 黄昏已完全降临在我的身上。 我仍然凝视着你,象凝视陌生人,冷漠而又平静。 六十九嘲笑 无惮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 我从那笑里看出自己的幼稚和他的可怜。我也看出他如一堆被机械破碎了的木片,在迷茫的风吹过时发出腐朽的气息。 我必将埋藏自己,如同坟墓一样。 如我重生,晨阳的明媚将使他们吃惊。 若我暴露自己给那些腐朽的人看,女神不会饶恕我。 她给我的安神和寂静我觉得是虚空,于是跑出去找舞蹈的人。 但是现在,我又回来了。母亲。如我是无知的孩子,饶恕我。 七十相会 如能在梦里与你相会,我愿永远陶醉在梦里。 那爱意从我的心里流出来,你的明眸乐于接受它,你的笑容回赠它。 然而即使是在梦里我也不曾拥抱你。 七十一拥抱世界 在迷乱的风里我坚定地守护着我的孤独。 对于艺术,我绝不能成为一个索取者,而只能向她的圣坛供奉我的血。 我必将守着这辉煌的梦境,在她为我铺设的幽径中前进,直到我的歌传遍大地,或者我的生命结束之时。 当我爱时女神光顾过我的天空和小屋。而今天,我将踏上另一条路,而女神与你,须与我结伴而行。 但是云中的风雷!我也要热爱你们,赞叹你们。当你们穿行于田野和城市,穿行于人流的热浪之中,我的歌震撼你们又被你们所震撼,由我的唇间唱出,不象一条梦的纽带? 当我企图用梦想的花朵替代耕耘,得到的却是否定和一片虚空。 我曾经狂饮生命的烈酒,感觉着它真实的醇香。 而生命的酒啊,怎样才能把我如原野一样博大的心灌醉? 因为我不愿做一个说谎者。倘若我说的话有一些是假的,我倒不如沉默下去。流星的一曳和镜中的明月不能感动我,娇柔的细语和旖旎的温柔不属于我。 世界啊,把你象她一样美丽而永恒的心灵露出来吧。我沉醉地拥抱你,如同拥抱我唯一的恋人。 七十二三色花环 我为什么要在孤独中守护着对她的爱? 是因为她实在太美好,还是为了诗神的不朽,或者菲尼克司的重生? 而我的她的怀里看不清她的面孔。 你告诉我呀,母亲。 我醉了。我就要死了。当我的歌博得了你的微笑。 但愿有这么一天。而其它一切都算不了什么。也许你的其它孩子们不认识我。 所以我应只忠实于你。或者还有你的最优秀最美丽的女儿。因为只有你和她们,懂得并爱惜我的三色花环。 对于你不孝儿子们的争斗我将冷眼旁观。 七十三为了真实 我要感受你所有的幸福与不幸。我要细数你的脸颊几次哀伤又红润,细听你的歌声几次消隐又激荡。 我将唱出一首歌,如你一般古老而新鲜,深沉而华丽。哦未来之乐章!请你赐我无边的爱和金子般的歌喉,我可否为只有我一个人唱出这歌声而骄傲? 你在这大地上生存着繁衍着向前走着。然而一场场血腥的战争,一次次权利的交换并不是你。 我知道你的土地上遍布山川和鲜花;我知道你明净的额头上灿烂而辉煌的光华。你如女神走在历史的迷雾中,袅袅婷婷,丰姿绰约。然而你也被亵渎过,被装饰过。但皇宫的龙颜和杂色的统治却不是你。 对于一代代灿烂而又丑恶的历史,你是,又不是。 为了真实,我宁愿说这样的话。 七十四沙滩与海底 是否是因为我尚未深入到那绚丽的深处,才使我觉得一片空白,游移在无味的海滩?为什么使我痛苦的只是听不到海韵的贝壳,我却寻找它都费力,只有白光笼罩下的一片沙滩? 我愿深入大海,或者征服它,或者在那里死掉。 使我想往的只有相会。人生的真谛,难道仅仅隐藏在那片芬芳的心田? 我愿象纯洁的童稚,在沙滩上和她嘻戏;我愿抹掉青春的酒渍,和她做无邪的情人。而爱啊,它升华的冷眸使我清醒地陶醉,而不负她的期望,埋藏于真理的海底。 七十五鸽子 我想为那只她肩上的鸽子写一首诗。 那只鸽子日夜与她为伴,却从不互相伤害。 夜晚,幽幽的月光照临她的房间,它守护着她,仿佛守护着美的宫殿。 窗外一阵瑟风掀动碧绿的窗帘,在她的睡姿上摇弋着光与影的花篮。它的玉颈引起,巡视着昏暗而安谧的房间 我愿变作它的伙伴,厮守着,护卫着她的梦境。 幻想的翅膀落了下来,屋里突然一片孤寂。 七十六夕阳 在白昼的喧嚣与纷乱里我是这样茫然失措。而静谧的夜令人感到寂寞。 但此时太阳正在沉落,我跟随他走向神秘。 头顶有一方天空。远山和树木环绕着它,白云缓缓地从它的胸前飘过。浩淼而沉静是那蓝白相间的河,充满古老而新鲜的活力。 人声消逝了。此刻只有淡紫色的喧哗笼罩苍穹。白蝴蝶在低草上飘落,田野开满了野罂粟和不知名的小花。连接田野和苍穹的,是那些高大的白桦和古老的槐树。 金阳黄金般的触手遍及四面八方。我的天地被它所占有,如同找到一个归宿,我把自己抛出去,消失在他的怀抱。于是我找到了自己。 七十七另一条路 那洁白的,新鲜的,古老而又年轻,往来的歌者所吟唱的,可是我灵魂的归宿? 曾经装饰了彩色,在我少年的梦里逗留,终于又消逝了。也象我的梦,飞去,又复来? 一片恬淡的游云;一条无色的河流。是否也似兀傲的雄峰,欣赏人世间万千变幻,有情,却无欲? 我的房前却有另一条小路。我踏上去,或者消失了,或者变成了一缕光线。 七十八沉默 而那条看上去布满鲜花的路上却到处是陷阱。而路上的花朵即使如此轻薄而如昙花一现,也不是向我开放的。上帝哦,倘若我走上去,会如一叶纸船在波涛里淹没的。 沉默是一支最美妙的歌。那么让我保持沉默吧。 七十九到白云缭绕的山间 我在喧嚣的人境守不住我的白色的花朵,如同少女在魔窟里守不住她的贞洁。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悄悄潜入我的房间,然而不等到月落西厢她便走了。 昨天我曾经走出屋外,沿着快车道边的林荫小路,来到一间住满人的房间。然而他们却不认识她,甚至都没听说过她。 当我回来的时候茫然失措。我不仅没有找到她满溢着绚丽光华的住处,反而把她在我心里的房间钥匙也丢失了。 她曾告诫我不要去任何地方找她。然而我却没有听。现在明白了。她是对的。因为我和她都是这个世界的异类。他们不可能懂得这一切,也不知道世界希望给予他们的绝不是那么一丁点。 总有那么一天我们要离开这个城市,到白云缭绕的山间厮守着。在那里呼吸我们自己的空气,阅读我们自己的书籍。当然我们会相爱。她最终会明白当初我是怎样爱上她的。她同样会教我忘记她自己,教我忘记向别人炫耀她的美丽。 我们相爱。这就够了。 八十过时的诗人 我认识一个过时的诗人。我听到过他的吟唱。从他的歌喉里唱出的曲调,从苍茫的过往,超越现在,飘进了冥冥的未来时空。 他少年时激情的诗篇,宛如清澈的湖水映照着太阳和月亮的光辉。世人听着这歌声,仿佛听到夜莺的歌声。 他青年时的歌声被缪斯所宠爱,生长着强劲的翅翼,在轻风吹拂下徜徉于大地上空。那诗篇因此占据了生命的每一个角落。 如今的他却是一座石砌的避难所。他的生命、爱情、以及爱情都化为了音乐,飘荡在古往今来的空气之中。他写夭折的青春,心灵一瞬间的升华和堕落,他的眼睛透过泪雾看到荒谬的瞬间,却因为哀怜瞬间而得到了永恒。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用处。这是一个没有信仰的时代,一个充满谎言和欺骗的时代。 八十一生命之河 我怀着什么样的感情注视人类。我看见他们的坚强不息。我看见他们的心脏无论在深渊里或是在峰顶上都是那么一张一弛。当命运之手突然触摸它时也不过那么轻轻一颤。 但过往的风能把一切颤动都轻轻勾掉。在生存的时光里, 银色的幻影 啊!她的飞逝我们也终会习惯。 希望最宝贵么?当它消逝的时候牵动我们的情思,如一阵缠绵的风徘徊如许,然后悄悄飞走了…… 失去了或者得到了些什么,这与生命何干? 失败者死去或者藏匿了;而胜利,曾使人们抛头颅洒热血,它到底是什么呢? 谁也不清楚。真正的生命却在欢呼和叹息之外象一条河,缓缓流过。 八十二住在美的宫殿 现在夜深了。寂静舒展了我的眉头。窗外传来蟋蟀和青蛙的鸣声。屋内时钟滴答。 白昼,什么力量驱使我走出房门去寻找道路。而这深夜,本该神采飞扬的时候我却疲倦了。 这寂静如今却显得那么浅薄。 短暂的花时飘过回忆里的气息,朝阳匆匆的赶往西方去了。 然而我应该知道那是美好的,是能给人以慰藉的。 什么样的梦幻使我远离了她呢?如今的她使我懂得了旧日情谊的价值。 我曾经无意识地避开她。这是愚蠢的,也是忘恩负义的。我应该在心里珍惜她的短暂的情义的。也许从此我可以得到点什么:尽管也许只会得到痛苦。 现在,诗神的轻翼隐约可见了。 这辉煌的,纯洁的,活泼的,庄严的,美的宫殿,我必得让灵魂时时的住在里面。 八十三背后 堂皇的文字把世界装扮成粉饰过的平面。人人心里都清楚这一点,但谁也只能保持沉默。只有昨天被捧上天,今天又掉下地的人,整天的哭喊。于是一切就被否定了。 我此多彩而丑陋的迷雾叠岚的世界,我的歌也象避世者一样,惊恐地逃离喧嚣的人群。 丑恶使一种正直者斗争,使另一种正直者远远地逃避。等我的热血沉静下来,等我的心灵再不是一张素描,那时我也许会成为一个勇士。 八十四失落 我有许多话要说,却没有人听;我有许多愿望要实现,却只能湮灭在心间;我要真实的生活,这却象是一种病。于是我的许多悲戚,也只能在夜里独自咀嚼。我是孤独的变态者,自我玷污着自我。零乱的幻象只能增长我的否定,人生的唯一支柱,却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崩塌。 我是什么? 一大堆悲哀的碎木。 那些美好的往事,我怎能无愧地面对回忆?我已经失去处子的纯洁,数不尽的悲哀在我心中。 你已然离我远去,我怎能说我爱你,让我们的眸子凝在一起? 在那已然消失的春天,你我携手同行,快乐如童稚,哭泣更真实;朝阳和晚霞为我们虚设幻境,你的微笑和诺言为我们建造宫殿。为什么你走了,我也熄灭了往日的火焰? 欲望在我的肢体上蠢蠢欲动,却没有了往日的鲜艳;繁杂的音符时隐时现,却没有一只完整的曲调。我的灵魂象动荡的夏日天空,阴云密布,却没有电闪雷鸣。 那些温柔或者狂暴的精灵,如今去了哪里? 我找不到失落了的歌曲,如同鹰隼找不到它的天空。 八十五隔膜 这冷漠的面孔,遮掩的心灵!从古老的时空中飘来什么样的气味,让人们小心翼翼,不去暴露自己的内心。 你们这些鬓发斑白的老者哦!一样地从少年时代走来的你们,能否懂得少年人心中变幻着的,神奇的,带着魔鬼气息的,甚至那些淫秽意象中的圣洁? 你们走过了。但却沉默不语。 于是我们在各种各样的缭乱意象中沉浮,无以把握自己,利用自己。于是我们的天生丽质被自己所玷污,所湮没。于是我们死了。死在知识和愚昧的沙滩上。 如果我们不想死去!便悲哀,忧愁,发狂,寻找血淋淋的视象。于是我们便更堕落。 当一切过去了,希望又会在生命的废墟上,神秘地燃起理想之火。 八十六中秋 中秋节的夜晚,满天盛开着怒放的洁白花朵。园月的光辉隐隐绰绰地穿梭在云海里,大地仿佛在夜色里微微摇荡。 我看见院落的一边摆着供奉月亮的小桌,桌前伫立着那位素装的少女。空气中充满了月饼和沙果的浓郁气息。青色的香烟缭绕着,从她的明眸前飘过,升上了神秘多变的天空。 我不知道她在祈祷着什么。我只是躲在暗处,看见了星星掉落在她眼中的色彩。 月光已笼罩在她凝重的脸上。 八十七死亡的赞歌 在一切的不可能里我的真实化为了灰烬。四季的繁花离我远去,我的田园一片荒芜。 爱情吗?我甚至不能让少女们走到我的身旁。因为我既不是圣者也不是魔鬼。而这二者却在我憔悴的身心里撕杀着,因而我除了痛苦一无所有。 万千种矛盾交织在心间,我怎能衷心热爱她们?那些缠绵谴蜷,我知道不过是性的温柔。 辉煌的生活!如今我已懒于思念你们。生命的洪流泛滥在我胸间,然而却不过是毁灭的力量。 我知道我的歌不属于这个充满欲望的时代。我知道我的心不是别人的心。但周围是平庸而又污浊的。我只能悲哀,痛苦,唱着死亡的赞歌。 八十八读一个诗人 但是今天我读了一个诗人。恍惚间我又找到了往日的空气在我眼中的流韵。于诗行的空白处我忆起了那纯净而美妙的境界。 人群在路上匆匆走着。而在路边的我,却看见了辉煌的宫殿。仿佛梅雨季节突然沐浴到阳光,罪恶逃遁了,心灵又住进了纯洁高雅的宫殿。 这是多么奇异的运动和再生啊! 美妙的诗泉涌出,和往日一样激昂而真挚。 八十九再生 再生的境界里我抵抗得住魔鬼的诱惑和死亡的威胁。 曾经使我绝望的时间长河,如今已成外物。 我随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广大而空旷的深处。于是我的恐惧消失了,与他融为一体。 但即使我的双眸重新明亮,我却亦无法绝对把握那些飘逸的精灵。而我是否可以埋藏过去,张开憔悴的心再去拥抱世界? 这仍然是一个谜。 感官的激情,我也许要抛弃你们,遁入深湛的空灵。 然而这也许并不是他的本意。 九十你的形象 虽然我曾只以全部的心灵去爱你,但今天我却发现,我整个的血肉之躯也是你的。 我想把它慷慨地让给别人,而只在神龛里供奉你的形象,这既是罪过,又是不可能的。 我期待着有一只温柔的手抚慰你给我留下幸福和创伤印记的胸膛—-这却不过使我绝望;我期待有一个人能用她亲吻的气息从心中吸走你的形象。然而上帝啊!这是无用的。 当我独自坐在黑暗中的时候,我觉得我是孤独的。 但那些可爱的花朵纷纷拥来,我却又惊恐地逃遁了。 只有我在明净的王国的土地上,呼吸着自己的空气时,我才可能同她们在一起。 她们却不知道那里面充满了你的形象。 九十一回归 我曾破坏了自己创造出的一个完全的梦境。我从那里面走出来,期待有一条虽然充满了它的色彩然而却是现实的路。然而我 遇上荆棘,鲜血直淌 !那里面却没有花朵。只有芳草把死寂的气氛弥漫到我的天空。 那条路的原野上有震撼心灵的风雨雷电!可悲的是它们不属于我。我在灵魂的道路上迷失了,忍受着饥渴的痛苦。 夜的安谧和甜美重新包绕我。那么我是否要回来了,在他无边信仰的引导下? 我认得他的面孔和心灵,如同认得往日的自己。 九十二消逝 在这荒野里有死寂的气息安祥而芳磬。微风送来了虚幻的轻笑和幽灵一般的各种面庞。 在这荒野上人的灵魂消融了。只有淡漠的眼眸凝视着苍白的天空。 许许多多的人走来,又走过去了。象风一样消逝的无影无踪。 我也是这人群中的一员。 我看着自己走过去,奔放的碧绿的风围绕着我,随后就把我抛弃了。 于是我继续向前走去,比那些人消逝的更快。 风吹过来,带着砂土,掩埋了我的足迹。 九十三迷茫的房间 我孑然一身居住在这里,不为世人所知。 钥匙 在这个房间内却转得郁郁寡欢。 我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却找不到曾居住在这里的我。 在我心灵的深处,是一种什么样的欲望?一支白色的歌,淡褐色的烟雾。山峰的雄健我认不出。 她说,她的眼睛并不说明问题。 那么现在我坐在这里,桌上的茶杯升着热气,将遁隐或升华到何等冥冥的时空? 九十四街灯 长长的街道上散乱着昏黄的灯光,空气中飘荡着变质的太息。充满着迷乱的欲望,人却并不感到羞耻。 这个空间啊,它容忍而又破坏了多少奇异的世界。只有她的存在,才能使我的目光深邃而清澈,忆起这平凡的灯光下不平凡的境界。 她寻找着,哀叹着,甚至痛苦着,对于我,却仍旧是一种回归。 九十五石阶 秋夜的月光洒满了青青石阶。我的心境有如此:静谧,清凉而晦暗。 我不知它到底是明朗还是阴沉。我踏上这石阶,走近房门。没有必要转过身去。或许就是如此。 我看见她所隐藏着的珍宝中的珍宝。那么,我该知足了吧。 幸福的路在你脚下。往前走吧。 但是庞大的阴影象笼罩原野和道路一样,笼罩了我的生命。对于失去信仰的人说,金色的幸福之路也是那样灰暗。 生命的重负压倒我,如沉雪压倒枯枝。 九十六冰河 如果我的心象冰河,如果我的灵魂似冰块,时时爆裂,破碎,那么我应该扪心自问,为何要将自己的命运与别人的命运,终生连在一起? 所有美好的,温柔的精魂都离我远去了。尽管我看得见她湖水一样明净的眼睛。 当我追逐她的脚印时心中却没有一丝红色的火焰。 长长的街灯下我徘徊着,并不焦躁不安。这是什么原因? 爱的人哪,你为何踏上这青青的石阶?是否你自己也不知? 而你的芬芳的心田里,是否有那 长长的草,在花朵里把笑浪送上天空 ? 如今我的眸子却暗淡了,诗意消散了。那只鸽子的翅膀已经失落了。一束蔚蓝的信札落在了什么暗色的森林里。 我爱着的你啊,能否为我找回来? 毁灭的力量不时象火山一样吞噬着我。 要么给我以光明,要么离开我,去寻找安谧的住所。亲爱的。 九十七莫名 当白昼虚伪的焦躁和期待消失后,是什么力量使我于死一般的寂静深处激动? 往日那些沉落或升华的曲调隐约出现了,于是我试图临摹它们。这却是个难事。 当我涂抹画面时那些暗色的精灵跃上来,化为纸上的一片空白。 有谁能够比得上心灵,当我和他交谈?自从我从童年的梦中醒来,我看着他长大,我和他交流着生命的底蕴,那心心相印的黑眸和太息般的瞳仁,乃是我所赋予他的。 那天国的小鸟,那华贵的仪容之所以令我魂牵梦绕,乃是因为我的精魂也在那里。 那理想的化身!那是永恒之神赐予的一杯醇香,甜美,真实,虚假的,只此一次的酒。你认识了她,从而认识了自我。你爱上了她,从而爱上了自我。那么当你远离她,也就永远离开了自我。 那么,现在,我是谁? 我已不是过去的我。苍穹的碎叶已不包含宇宙。沙滩上垒城堡的孩子呢?我不知道他的去向。印记并未沐浴于灿烂的阳光之中。却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在无声的嘲弄里发霉。 我也已不是一个整体。却是破碎的,烦恼的,堕落的,失去支托的断垣残墙。 现在为未来寻找道路,过去却对现在说:难道你永远离开我了吗? 九十八雪 白雪笼罩了所有的街道、房屋和树枝。而夜色里的雪是如此和谐。橙黄和莹蓝的灯光洒满洁白的大路,在我的双眸中折射出多多绝妙的境界。 然而这一切却不管用。当心灵的道路被乱石阻塞,那洁白的路伸向了迷茫的远方。 你不能回答我真挚的问题,火红的衣衫却在我的眼前闪烁。当你离去的时候我仿佛被迫启齿,我可愿意说出再见? 也许这夜晚的雪色中你正托腮凝思。我该懂得我们为什么分手,如同你懂得为什么不能回答我的问题。 雪是这样的纯净,如同你的心灵。倘若你不曾使我痛苦,我就不会领略这白雪的滋味。 那么,一切也便迎刃而解了:这迷濛的夜雪里有希冀,梦境,情爱,甚至幻想:这幻想却没有超越的印记。 九十九幻想 我看见一堆尘土和石块,象一颗心的形状。我看见这件东西的外表和内壁,遍布着缝隙和霉斑,其中充满了一切与它相称的愚昧、痴呆,和肮脏的东西。 我看见一只手,一只洁净的手毫不迟疑地把它取出来,从我的瘠薄的胸膛。 这只手把它捧着。从它无数的裂缝里射出了几丝微弱的,神奇的光芒。 于是她掰开它,毫不吝惜那些尘土和石块从她的手指间滑落。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一颗玲珑剔透的,闪烁着神奇光芒的珍珠被她托在手中,高高举起。 于是我看见她白色的裙袂微微荡动,她的身躯被光芒所笼罩。光芒象云朵一样,簇拥着她,向空中缓缓上升。 我看见自己的身心在消失,我的无数双眼睛在夜空里闪烁。而我的嘴唇,我的四肢和胸膛变成了风,雨,空气,或者月光,拥抱着她,和她一起上升。 天上有一双眼,慈祥地望着我们。 无论白昼或者夜晚,清晨或者黄昏,我都看得见这一切。 这却不过是幼稚的,可笑的,也可悲的幻想。 一百痛苦 我所能说的只是痛苦。当跟随着等待而来的,只是空白的时候。 悲哀重新浸透我的心灵。不是为别人,只是为自己。 夜是这样的寒冷。但如今的绝望却使人温暖。 人生的航程啊,谁想起它,能不黯然销魂! 如果说失去的使人痛苦,它也许就是真实的。 一百○一自由与孤独 我渴望吮吸自由,如同狱中人渴望吮吸阳光与空气。 我渴望吮吸自由,如蚕虫吮吸桑叶,而吐出丝丝美丽。 我希望象鸟雀一样在森林中歌唱,因为我知道,鸟雀对于森林有益。 而希望对于梦境是一副镇静剂。 泪水常常盈满我的眼眶。忧伤总是缠绕着我的心扉。但假如泪水是错误的,那是否证明这世界里没有对? 时光的流逝却是无情的。我于昼夜交替之中缓缓地成长了,或衰败了。任何痛苦也会慢慢消失,剩下一副愈来愈冷的皮囊。 可我今天仍在痛苦。心灵中燃烧着孤独的火焰。 一百○二无可奉告 这悠长而寂静的夜里我找不到空灵的图案。即便到那山水之间我也找不到回归的道路。 我只听到过一丛艳红的花朵—我叫不出她的名字—她们令人惊愕的呼喊。 血一样的欲望无声地喧嚣着,颤栗着冲入我的心灵。 缓缓的时光之河未能湮灭它,却以它无处不在的以太浸开花朵的颜色,在蓝天里织就一张红色巨网—正如瑰丽而丰腴的晚霞。 我的心灵暗暗跳动着,睁着它深遂的眼眸,敲开了一道锈蚀的铁门。 流水日夜冲击着河滩上的乱石,山风在那些深不可测的夜里响着。山峰高高的胸脯上挂着星星的眼睛。 黑窑洞里弥漫着劣质酒的温暖,少女们妖精般的明眸忽隐忽现。 但是上帝啊,你若问我的心灵,我依然无可奉告。 一百○三群山上的星空 我孑然一身跋涉于群山之中,看见一幢白色的房屋耸立于山坡的乱石之上。绿草环抱着河水从它脚下流过,而在深夜的群山中唯一的灯影下一个人在徘徊…… 这可怜的,软弱的,游移不定的灵魂,孤独的灵魂,毫无理由地消失了,正如它毫无理由地来….. 当我得到一些什么的时候,我便失去一些什么了。 那双黑黑的,亮晶晶的眸子,那握着我的剑柄的手,瘦俏的身影,正当春情萌动时却悄悄转身离去;梦幻般洁白轻盈而优雅的情意,闪耀着神奇光芒的道路……如今已全被我贻误。 所有的门都关上了,我被包围在荒芜的田园中,仿佛春天里坐在街上的老人,眯着昏黄的眼,被太阳不经意地晒过来,又晒过去…… 蛇一般蜿蜒的道路:拜伦哦!那不是为你狂暴的灵魂,或者为你的爱子,却是为我这过于软弱的人所设?也许对于这样的时代你是过于陈旧了。那么,我也是陈旧的了。 但我总会想起你和你的密友,他也曾赞叹你对于淫威和波涛的蔑视。 世人困扰我如同困扰那时的你:我却比之于你,有着太多的血肉。如今的我生活着,恰象一个庸禄的,斤斤计较的,莫衷一是的小人。 时光一天天流逝了。尽管我终日耽于生命的冥想之中找不到答案,太阳却无论在山峦里还是在广袤的平原上,一天又一天,升起又落下。 夜的穹窿中,繁密的群星里,一颗星星缓缓游移着穿过夜空,飘向远方去了。我在这山上如此近地望着它,心中也好似有一条路痕淡淡划过 而如今,这闪烁的群星,从过往飘到现在的星光,昭示着我的梦和期待,其中有些什么不同? 一百○四郊外 这是一方郊外的田野和苍穹。牧场的工人把它打扮得很美丽。白杨树密密地排列着,浓绿的枝桠既联结又分隔着田野与天空。从远处传来的鸟鸣飘浮在动荡的空气中,充满了幽静而神奇的流韵。金黄的麦子已成熟,再过几天就要收割了。麦穗低垂着头颈,密密丛丛的,一齐吐露着干燥的芬芳气息。麦田的一边,一方浓绿的豆田正在蓬勃生长,一位少女正在豆田里耕作,夕阳把眩目的色彩涂抹在她身上。 这寂静的田野的上方,白云如絮,千姿百态。但在蓝天的怀抱中,却显得如此安祥和洒脱。 但这是热切的夏天。所有生灵的欲望都象一只怪物,带着神秘的色彩,被激情的负担所压迫,低垂着头颈,在骄阳的抨击下喘着粗气,又被白云的目光所嘲弄。 一百○五群山之中的影子 测量工作在酷热的太阳下不停地进行着。群山博大的胸怀里包绕着我们如蚁蝼般渺小的一行人。嶙峋的山上生长着为数不多的灌木和草丛,大多数石质的山脊就那样光秃秃在裸露着。尽管如此,在旺盛的夏季里山群还是显得郁郁葱葱。山奇峰上飘浮的白云,在蓝天的衬托下如孩童的图画一般鲜艳。云朵缓缓地移动着,庞大的阴影如巨鸟的翅翼掠过山谷,给那里的丛林投下一层神秘的色彩。 山群寂寥而深远。在偶而划过的几声鸟鸣里,只有风在吹着莫名的曲调,忽隐忽现,忽高忽低,弥漫在整个山谷。如梦一般遥远的山间小村倦曲于天边,从那里没有声音发出,仿佛仍在沉睡。这是人的居处。却比山群更为寂寞。 我静坐在山头,凝视着先哲们曾经呕歌的这生命本色。我努力伸展我的视线,向外也向内。我知道应该看得到一些令人振奋或陶醉的事物:这周围的一切曾被他们所挚爱,同样也是我那些消逝了的梦中鸟雀飞临的地方。我努力盯着,反省自己。于是我发现了空白。 一定是有什么事物应该占据我的心灵,同时我也拥有它;一定是有一条路应该去走我却没有走。于是剩下了什么能量,在激动、悲哀与苦闷中使我看到了它:这空白。 促使我拒绝身外之物,在大千世界中孑然一身,困苦寂寞而又逍遥自在的,是这来自空白的力量;促使我在漫漫长夜独自静坐,而又无所事事的,是这来自空白的力量。在过去,这力量促使我拒绝最纯真的情谊;在未来,这力量也许会使我毁灭。然而我想的,是这力量应该找到它的归宿,填补我心灵的空白。 在山冈上跳跃着,如山羊一般敏捷而孤单,消长变幻着,那是我的影子。 一百○六月夜舞者 在那如歌的夏夜里,我孤独的飞舞,飞舞。湿湿的草地,空寂的月光之中,莹莹的飞蛾与我共舞。粼粼的舞姿中,那弯曲的颈项是我的绝望,急促的步伐是我的向往! 听!寂静在歌唱,夜色在喧嚷!就在我绝望的舞姿之中,生命,在生长生长! 夜色渐深,月空如练。寂静的心跳声,如歌的行板。如瀑布下的溪流,如激情后的平缓。也许那就是死亡,也许那就是新生! 一百○七夏日的力量 静谧的夏日炎热而骚乱。那些在长长的街灯下结伴而行的情侣令人羡慕。浩瀚的天河上,铺筑着充满生机的梦幻的桥。合欢花在芬芳的气息里收拢她的四肢,安祥的睡在爱里。山村如卧,暗影下烟草的雾霭缭绕,母亲的胸怀使婴儿安憩。大厦如剑,辉煌的灯光正如酷烈的欲望,急急刺破夜空。无月的星空。山群,树木,田野的清香;白光,暗影,颤栗,休止。时空的变幻,心灵的焦灼。 和谐又背叛。 通过绿色的茎管推动花朵开放的力量,也推动我自己的白色花朵盛开; 通过幽暗的小径催促恋人们向丛林深处走去的力量,也催促我走向孤独的怀中。 在同样的青春年华里使他们跃动而快活的力量,也同样使我跃动而快活,在世界的另一个边缘。 在同样的长河里使他们创造发挥的力量,也同样使我创造发挥,破坏着固体的堤坝。 使春情萌动的少女窃窃微笑的力量,也使我的心灵微笑。牵动世人眼眸流转的力量,也同样使我的眼眸凝注。 使我幸福的力量,也同样使我痛苦。给我生命的力量,也同样给我以死亡。我无以奉告我的肉体、心灵和眼睛,催动我血液流动的力量,也同样催动着万物的变幻。 一百○八我是什么? 我是什么?我不知道。 从霏霏的山雨之中,从狂乱的迷烟之中,从风暴中走出,我到了比死亡更可怖的荒原。 我已失去自我。在这荒原之中,可怕的沉默,我的心灯已照不亮一切。 我伫立着。自己映照着自己。 天空星河暗淡。但我却依然凭着自己的灵魂而不惧。我相信即便是在那暗淡的星河之中,依然有一颗星,或迟或早,终会指引我归去。 这是终极的音乐;这是归宿的律动。旋律也许回转也许并不。但那并不影响我进入这终极。 此时此刻,夜在呜鸣荒野在窥视。而我,且用我的静默高歌,摇动着虚无的翅翼飞翔! 荒原与死寂其奈我何? 月光下嶙嶙的白骨,枯树之魅影,依然不屈的傲视时空,成为没有旋律的歌。 而此时,我觉察到,我自己是什么。 一百○九永远的情人 这并不是文章。这只不过是你的身姿投射在我心湖里的影子。 这并不是文章。这只不过是我的心里一泓幽泉在低唱。 在这尘世间你我活着,死着,过着所谓的生活,披着冷漠脆弱的外衣。但在冷漠的深处,有着鲜红的哀怨的心在跳动。 我如一个幽灵在人群中徘徊着。但我爱一切尘埃之中深深埋藏着的美丽。如爱一缕深切的目光,如爱一叶摇弋的身姿。人们看见了什么?人们遗落了什么?只有我,悄然的,不引人注目地,采撷着尘埃中隐秘的落英,占有着人们遗落的瑰宝。 如是之,我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和富翁。 而你,不管你愿否,已成为我永远的情人。

赞 (散文编辑:可儿) 我家微信时代的年三十

前年,公公过生日时曾准备给他买个智能手机,主要目的是想教他们玩玩微信,也好让他们…

国版《解忧杂货店》观后感

每个人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才走向了更好的人生。 咨询信的答案,只是在鼓励一颗已有…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4号)

2018年1月14号: 今天,吴江的气温比较温暖,不似前几天那般寒冷。昨天与今天,吴江的…

做个不停止成长的人

莉莉老师上瑜伽课时带着浓重的鼻音不停咳嗽着。可能不舒服,她今天示范动作少了很多,…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3号)

2018年1月13号: 昨天,姐姐和外甥小大卫并没有过来我和母亲暂住的金家坝东湾村这里,…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2号)

2018年1月12号: 前天的时候,我说:“母亲明天去昆山。”然而昨天,母亲并没有去昆山…

Posted in Ampqby

I am the teacher of the township junior high school and has been teaching in the township junior high school for nearly 30 years. There is a question that has been confusing me. This problem is: in junior high school, some students seem to be decent, and there is another thing, but in senior high school, it is getting worse and worse, which is unsatisfactory. Here, I do not mean to blame high school education, but want to reflect on the deep root of junior high school education. Because I have never been involved in high school education, I dare not speculate. Those who have experienced I am junior high school education have the right to speak, because the facts are in hand. Teachers are right to teach knowledge itself, but only teaching knowledge is a big mistake. The lack of cultivation of students’ thinking ability may be the fatal injury to students’ subsequent development. To cultivate students’ thinking ability, many of our teachers don’t even have this kind of consciousness, let alone personal practice. I have been teaching in the frontline for a long time, and I have experienced the joys and sorrows. There are so many contents to be completed. If we spend more time cultivating students’ thinking ability, then the teaching task will be under too much pressure. The cultivation of students’ thinking ability is slow to take effect, and they must stick to it for a long time if they want to be effective. Some teachers still don’t know how to cultivate students’ thinking ability. Students need grades, parents need grades, and schools need to rely on grades to speak. Therefore, many of our teachers took a shortcut to let students fight in the wind and waves with the help of the sea. Once the exam is taken, almost all the students may return it to the teacher. Students are eager for success, while teachers are bothered by it. Education is so impetuous. When I look at trees, the faster the trees grow, the worse the wood is. In terms of education, it is impossible to encourage others. It is strange that this kind of education does not cultivate talents with high scores and low abilities? Even the later I read, I didn’t even get high scores, and became low scores and low abilities. I think thinking ability is the core of students and the foundation of students’ innovation. Looking at our education, what we lack most is this thing. The problem has been found, and I am not sure about the way to solve it. I only have a shallow attempt, and there is no experience to talk about. 2013/06/06 draft. 2013/06/09 modifications.

Like (prose editor: Ke Er) the 30th year of my WeChat era

The year before last, my eunuch planned to buy a smartphone for him on his birthday. The main purpose was to teach them how to play WeChat, and let them…

Comments on the Chinese version of “worry-free grocery store”

Everyone moves towards a better life through his own efforts. The answer to the consultation letter is just encouraging an existing…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4, 2018)

January 14, 2018: Today, the temperature in Wujiang is relatively warm, not as cold as a few days ago. Yesterday and Today, Wu Jiang’s…

Be a person who never stops growing up

Teacher Lily coughed with a strong nasal tone when she was in yoga class. Maybe it’s uncomfortable, she has less demonstration action today,…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3, 2018)

January 13, 2018: Yesterday, my sister and nephew Little David didn’t come to the Dongwan village of jinjiaba where my mother and I stayed temporarily,…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2, 2018)

January 12, 2018: The day before yesterday, I said, “my mother will go to Kunshan tomorrow.” However, yesterday, my mother did not go to Kunshan…

Posted in Ttroaxszy

Some time ago, in the early stage of the double Festival, CCTV, the mainstream media of our country, launched a special investigation program called “go to the voice of grassroots people”: What is happiness? Then the journalists who went to the grass-roots level of CCTV went to various parts of the motherland and interviewed thousands of workers from all walks of life including urban white-collar workers, rural farmers, scientific research experts and enterprise workers, however, the interviewees face the same question: Are you happy? What is happiness? The strange answers of the interviewees made the common people living at the bottom shake their heads bitterly and helplessly after reading them. I don’t know who advocated such a brain-dead program form? You happy? What is happiness? Happiness and misfortune are originally just a kind of feeling, which originates from the most real experience in one’s heart. Happiness is a feeling that cannot be quantified, and there has never been a fixed way of existence and embodiment. It is a feeling and experience that cannot be seen, heard, touched but actually exists. Just as long and short, beauty and ugliness accompany each other, there will be no happiness without unhappiness. But now someone seriously wants to mark happiness with a fixed format and mode, which is really incredible. My personal happiness or unhappiness is a bad thing for others. Is it possible to betray my personal feelings in order to cooperate with someone and sing praises? I have heard about the pain index before, and it is said that the highest level of pain in the world is the pain that women experience when giving birth to a child. But I think women should be happy when giving birth to children, so not all pains are unhappy. But it happened that someone created a happiness index, that is to say, in some people’s eyes, happiness can be quantified. That is to say, like we eat, I can eat four steamed buns in a meal. Each steamed bun represents a 25% coefficient of food and clothing. Now I have eaten three steamed buns, and my food and clothing index is 75%. But without the fourth steamed bun, I would still feel hungry. Although my food and clothing index was as high as 75%, I would still feel unhappy. Or now I have eaten four steamed buns, but I still have to worry about the next steamed buns. Although my present coefficient of food and clothing is 100%, I still won’t feel happy. It was also a mainstream media like CCTV that launched a survey of vulnerable groups last year. This investigation problem came out, and civil servants complained about their sufferings, saying that they were vulnerable groups. This year’s civil servant examination has just ended. According to news reports, there are more than seven thousand people competing for a position, which shows the fierce competition. I can’t figure out why so many people are competing to join the vulnerable group? (The number of financial support personnel in our country includes the staff of Party and government organs, administrative organs, social organizations and public institutions allocated by finance, which is about over 4000, that is 1.3 billion of our master raises 40 million servant, and those of us master fucking collective bitchy crying want to do servant) Human beings are senior animals (although people think so), and naturally they have selfishness to seek advantages and avoid disadvantages (in fact, creatures all have this instinct). Managers are naturally elites among senior animals (or they may regard themselves as elites), and as the management level keeps rising, the closer to the top of the pyramid, the more the managers will centralize their power (at least the current situation in our country is like this), which is convenient for manipulation and command. Therefore, managers have the right to distribute benefits. Based on the factors of seeking advantages and avoiding disadvantages, managers can naturally distribute more and greater benefits. But what makes me confused is that why managers who manage and distribute benefits in our country become vulnerable groups? If civil servants all become the vulnerable groups in the society, then what class will the powerful groups in the society be? Why do everyone want to become a vulnerable group by breaking their heads? I don’t know when all the people in a country and society even including the civil servants who are in charge of the distribution of social interests will feel that they are at the bottom of the society and complain about grievances and bitterness, what else will other people be happy about? Some things may seem so strange, either unclear or unclear, but in fact, everyone knows it in their hearts like Spiegel. Xu is also the traditional virtue of Chinese people and is causing trouble again. He has formed his master one by one, while the real master stays aside and cools alone. I remember that there was a joke on the Internet: saying that money is a sin, and they are all fishing; Saying that beauty is a disaster, they all want it; Saying that it is too cold to be high, they are climbing; Saying that alcohol and tobacco hurt the body, they don’t; say heaven is the best, don’t go! Who knows whether this is right or wrong? What is happiness? Happiness is actually very simple. As long as we can put the system into practice instead of shouting slogans and doing some superficial articles, we can really smooth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master and the son and put them in their respective positions, it is enough to put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aster and servant in order to seek truth from facts and serve the people. Otherwise, everything can only be just a piece of paper talking, seeking for fish. What will happiness be? If we can’t do some facts for the people practically and practically, just like we only know to do some inexplicable stunts, put on airs and do some face-saving projects, in my opinion, happiness can only be counted as a bird at most, even not a bird!

Like (prose editor: prose online) the 30th year of my WeChat era

The year before last, my eunuch planned to buy a smartphone for him on his birthday. The main purpose was to teach them how to play WeChat, and let them…

Comments on the Chinese version of “worry-free grocery store”

Everyone moves towards a better life through his own efforts. The answer to the consultation letter is just encouraging an existing…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4, 2018)

January 14, 2018: Today, the temperature in Wujiang is relatively warm, not as cold as a few days ago. Yesterday and Today, Wu Jiang’s…

Be a person who never stops growing up

Teacher Lily coughed with a strong nasal tone when she was in yoga class. Maybe it’s uncomfortable, she has less demonstration action today,…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3, 2018)

January 13, 2018: Yesterday, my sister and nephew Little David didn’t come to the Dongwan village of jinjiaba where my mother and I stayed temporarily,…

An emotional diary of a Christian (January 12, 2018)

January 12, 2018: The day before yesterday, I said, “my mother will go to Kunshan tomorrow.” However, yesterday, my mother did not go to Kunshan…

Posted in Uabnjqbrzqdv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