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那天 十号那天跟二姐约好在车站见面,然后陪我到学校报到。九月的广东,漫天的阳光笼罩在车站,热浪怕行人的脚步不够快似的赶着。我也被赶到车站广场,远处就看到二姐招手,她身穿白色短衫,一条蓬松褶折长裙,脚踏清丽明目的高跟鞋,跟她朋友一起撑着伞,似乎等我很久了。说话间我们上了学校接新生的车。一个半小时之后,我看到的是一座簇新的校园。一幢幢橘红色的宿舍楼站立在绿色的草坪上,让我觉得像是金桔挂在果树上。还有新生的树木正冒出芽穗,等待它的是美好的明天。不也正象征着我们么?魂牵梦萦的大学生活便开始了,即使后来发现这不是我要的。 最亲爱的人 学校离淑桥工作的广州不是很远,真幸运。这样就有机会去看望她了。第一次去的是时候,我就像是得到糖果的小孩,那么的开心!那天桥要上班,我就按她说的路线走。出了地铁口左转,看到的是一条宽阔的骑楼人行道。我像是赴一场婚宴似得一心只向前,没关心两边的精彩。走上天桥的时候才停下脚步,那是一个盛满红色樱花的圆形天桥,美丽得使我忘记了应该走哪边。再经过一排飘着香气的花店就到了(经过这里很多次,可惜没有买过花送给亲爱的桥)。看见桥在马路对面招手,我就知道人生都有错误的选择,更何况是一条道路?穿过一个小巧的 浮通街 牌坊,再钻进一条胡同似的街,就到了桥工作兼休息的房子了。那是一所由青砖切成的老房子,像抗日战士那样站立着。感觉环境挺差的,屋内很暗,除了些货物,还摆着一张桥用来写单据的木桌。二楼的睡房也不好,只看过一次。匆匆的一瞥,便是桥这两年生活的艰辛,叫我如何忘记!像桥这样的女孩,不应该在学校里享受青春的盛宴吗?最近一次去看望桥也是五月份的时候了,这个学期竟然没去过,咳,生活忙起来真像个旋转的陀螺。那次是回家帮爸妈过生日,听桥说有点不开心,就提前一天回学校,顺便去她那里。那时桥在看店,见到桥的时候都超过一点了,先去了她的店面。店的名字不记得了,只是整间店很精致:两张娇小的软凳衬托着一张透明的小桌,架子上全是五颜六色的鞋子,像极了展览馆。喝了一杯水的时间,桥打电话请了假,说带我去吃饭。去的是越南餐厅 金越轩美食馆 。餐厅的装潢看不出是国外的风格,但是那种暖暖的色调让人觉得很温馨。桥说想坐二楼,可惜去的太迟,二楼不接客了。因为很多不知明目的菜我不喜欢吃,所以菜都是照顾我点的:一份紫菜豆腐肉片汤、一份沸腾生鱼片、一份油渣生炒芥菜。买单时是桥付钱的,九十四块。原本我不怎么喜欢吃外国的,但那次觉得很美味。不知是因为跟桥一起的缘故,还是越南离我们近。走的时候老天哭了起来,我们撑着伞小跑回去。只是桥穿着高跟鞋怕她扭伤。讲起桥来,我就想到林徽因,还有徐志摩跟梁思成的微妙关系。真羡慕那些永恒的情感。我对桥的欢喜是毋庸置疑的,自从零五年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她的身影就镶嵌在我的眼帘里。如果有轮回,我相信我跟桥上世就已经认识了。跟桥一起有一种自然生成的亲切,那是一种灵魂上的感觉!至于桥的美丽,我想我调动所有华丽的辞藻也不足以形容。 酒的温情 不用刻意去寻找,每个时间段都会有温暖的友情慰问我的寂寞。刘维安更是消无声息的来,不给人留准备的走。我喜欢上喝酒无疑是他对我两年的熏陶,直至后来我比他更爱酒。在高三的时候,晚自习下课的孩子就像是从笼中飞出来的小鸟,恰巧我们都住外面,不用归笼。有些时候我们就买四瓶燕京到西林河畔坐在栏杆上干喝,看着黑夜中的县城,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大学以后怎样。命运的使然会令你措手不及也会令你瞬间惊喜,谁知道在下一个精彩的阶段中我们还是会在一起呢?换了一个新环境,维安还是那么的朴素:脚下永远是一双帆布鞋,牛仔裤与上衣永远是那个尘旧的风格。不同的是,我们喝的是青岛不是以前的燕京了(虽然价格上没什么区别但是换了一种生活方式我为何不能换一种酒呢)。在大学里我们有一个秘密的地方,就是饭堂后面的两个沙井盖,他坐一个,我坐一个,在无数的有星的无星的夜空中畅饮。比起李白邀月对饮,我们还能大谈历史轶事、文学趣话,真是快活自在。我们又可以是沉默的静静的聆听酒中精灵的弹唱。有时维安沉默得像是当年黑暗中的县城。有一次我们喝到夜莺都睡了的时候,我突然兴奋的跳上栏杆,忽不知踩了个空撞到了胸口(当时维安没看到,我也没怎么在乎)。谁知第二天更隐隐作痛起来,去到医院那个戴厚镜片的秃头医生说要拍片才能开药,我说没钱开些中药调理调理就行了。然后开了一大包中药,以致我全部身家都不够付费,真恨死这些宰割的屠夫!后来我坐在医院门口呆着,就像是把头埋进沙子的鸵鸟。无意中拿着荷包一看!一张十块钱的心形静静的凝视着我,似乎等我很久了。就这样,是把药拿到手了,但是没有车费回学校。这次受伤,就休息了好一段时间,再下次喝酒的时候,维安便说下年不读了。时光就像是天上的云,一下子就飞远了,再次见到他的时候是在惠州。那天我在公园等他下班,迎面走来的依然是一双帆布鞋。穿的是那件我以前送给他的修身短衫。华灯初上的时候我们就在西湖畔喝酒,依然是两个人。不依然的是酒,没有了曾经的味道,没有了曾经的谈论。沉默也会有的,这时维安沉默得像是当年的黑色沙井盖。后来我特意去看看那两个沙井盖,似乎听到了悠悠的谈笑声,为此做了三首诗以来留念。以后是一段酒的空白,直到跟德凤的视线相撞。 曾经那么美好 前段时间跟朋友去买衣服,在一家店面邂逅了两匹花猫。他们很可爱,转动着清波般的眼珠观望而且挨近我。除了在家乡外,我从没有跟这些毛茸茸的精灵接触过,顿时觉得那件店温馨了许多。有些事情,它们像是相约好的一起来。就是那天晚上看到一条私信,是一个爱猫的女孩在两年前发送的。也不知道这讯息被时光偷藏到哪里去了,竟然是以这样的时间出现。我是爱猫的,且一大部分是受李小君的影响。爱屋及乌也可以这般理解:我曾经爱过她,她非常喜爱猫,所以我也喜爱猫。突然的,好像有只猫在拂拭我心底死寂的灰尘,想使它复燃。高一认识小君的时候我就好像滑进一个看不见的漩涡,直到大一爱上她才陷了进去。诚如小君所说 很奇怪,你第一眼看到是别人(我的初恋),最后喜欢的却是我 。从第一次(高中之后重逢)在同学家见到她的时候到最后一次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但是她对我的影响却如秤砣那般重。是她启动了我旅行流浪的梦想,还有加速的使我坠入文字的海洋!那么短的时间,相见的机会并不多。有一次见面记忆犹新,四月的夜空没有下雨,一轮冰月挂在树梢。我在那个萧索的街头等她,过了喝一盏茶的时间,看到小君从转角那里走来。等她的影子由一个点变成电线杆那么长的时候就走到我前面了。小君拿着一件灰色小外套,穿着白色短袖衣服下面是浅色很短的牛仔裤,一双淡黄色的休闲鞋衬托着雪白修长的腿。我很自然的接过她的外套,顺着街走,我们像是情侣。边走边聊着愉快的话题,小君说的话没有发文字聊天时那么冰冷,心灵也似乎没有聊电话时那么忧伤。这时我觉得小君像只快乐的小猫。除了吃些东西外,我们就在走那些杳无人烟的小街小巷,一条一条的走着,像寻找光明的走着。如果可以,我真想无休止的走下去。但是,路更长也是有别离的时候。分别时,我站在那个巷口,看着小君的身影慢慢的被黑暗吞没。然后点燃一支香烟,久久不忍离去。现在还不明白,那时小君对黑夜为何如此的执着,如此的迷恋。以至于每夜猫咪睡了她还没睡。小君简直是一只倔强的黑夜精灵。 迟来的红颜 我常在想,都大二了,怎么还没遇到一个红颜知己呢。当我在校园里找寻的时候,出现的却是在另一个地方。那天跟老朋友吃夜宵,听说隔壁茶馆有以前的同学,就想着过去聊上几句。茶馆很宽阔,他们就坐在用藤条织成的椅子上。只记得水玲,她穿一件粉红色大衣。我们只说了几句话,我问她是否还记得我,她迅速说出了我的名字。五年没见,水玲还记得我,让我高兴了好一阵子。没想到过不久我们就熟悉了,而且她成了我的知己。重逢,的确是个奇怪的轮回,曾经在同一个地方学习,经常要见面却不相识,而多年后的一次相遇,却能连续两个人的缘分。在我追逐梦想的路途中,日子过的就像一湖死水那般寂静,水玲的出现,无疑为我注入一股清泉。她能理解我的梦想与志向,而且她的坚强与经历又是我所羡慕的。我们都渴望知识,还可以经常聊一些书和其他方面的问题,也是感性的,对于往昔也似乎容易伤感。说到酒,更是共同的爱好,如果有人问我为什么爱喝酒,我肯定自己也不知道,那么水玲的爱酒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或许只是一段时期的爱好吧。那次水玲来佛山工作,我们说好去看荷花的。可惜相约的明天究竟挡不住现实的重压,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的视觉盛宴便成了幻想。有一次我跟水玲说下年要去甘肃,问她要不要一起,她说可以。再问她那工作怎么办,她说可以辞职去。她的回答着实让我感动,我去甘肃是了却西北情缘,那么水玲呢,那大漠并没有什么好玩的。世事有变换,即使最后可能不会实现,可那时的相约不也是当时的真心么。我始终相信有时间的沉淀,就会有深厚的感情。真希望一开始就纯真的心经得住时间的打磨。想起跟水玲单独见面那次,也是在美好的五月。依然是在茶馆,只是现代化的,逼仄的空间摆放着很多张桌椅。我们坐在二楼靠东的位置,那时吃了什么,聊了什么都忘了,但是很记得我们聊到茶馆打烊才离开。 酒的激情 德凤经常说是我带他喝酒的。的确,如若我们不相遇就没有这份像酒一样醇的友情。不过我们认识的地方是课室。大二那时我跟德凤坐在一起上课,后来成了固定的同桌(虽然我上课的次数很少)。下课的时候走在学校的大道上德凤总能遇到老乡,而我在大学所认识的有限的几个女孩也是他介绍的。第一次跟德凤喝酒是什么时候已经不记得,以后很多次我们去的都是沙井盖那里。在同一个地方,喝着同一种酒,而两个人却换了模样。德凤家住大陆末端的雷州,他有着大海般的粗犷,浪涛般的豪迈。如果他是宋朝的词人,那么肯定属于豪放派的。喝酒亦是如此,总喜欢大口的喝。至于我们能合的来,并不是当初有历史做话题,而是我们有着共通的因子。我喜欢在夜空的怀抱里喝酒,空旷的大地能让灵魂在酒的国度中获得自由,而且还能谈心,总比在霓虹灯困住的地方好。跟德凤便是在这样的夜空中喝酒,我们谈女人、谈梦想、谈家庭,谈到酒瓶空了就回去睡觉。那些时日真让人怀念,虽然酒钱把生活费占去了一大半。再后来我跟德凤的舍友熟悉起来,我们喝酒的队伍就多了胜良跟始宏,而且德凤经常约他认识的女孩子一起出来。记得我们四个人唯一一次去唱歌那次,到了 好乐迪 门口问房间多少钱,那人说三百九十八送三打啤酒。我们觉得太贵就走了,然后逛了一圈,走着走着我们说到 光阴似箭、人生几何啊 ,于是就又回去。到了房间感觉很大,大到好像嘲笑我们只有四个人来享用它(我舍友跟他女朋友后面来了,没多久就走了)。唱歌的时候,四个人用两个麦克风都要抢,不过只有德凤一个人唱的好听、有情调。最后是到别人收场的时候才走,德凤拿着喝剩的两瓶酒,我们商量好走路回学校。在一家烧烤店坐了一下,就顺着暖黄的路灯走。一边走一边打闹,我们像倒回了孩儿的时光,那么的快乐呵。走到路灯也延伸不到的时候,星星也隐藏了,一片漆黑,而且老天还为我们增添一份阵雨,这样更有诗意了。再次见到暖黄的路灯,就坐下休息了片刻,然后看着自己的影子由一个点变成一条线再变成一个点的回到学校的公交站。凌晨三点半了,我们像做贼那样,从小山后面的围墙翻过去,直奔宿舍。有一次,我们四个人去游泳,那天我穿好了鞋子准备徒步回学校。游泳完德凤他们搭车先走,我就休息了一下再启程。刚走了吃一根烟的时间,大风就跑了起来还带着雨丝。我想着没什么大雨,就继续走,而且加快脚步。老天还真不饶人,像岁月侵蚀容颜。我走得越快,雨就下得越大。幸亏有一间养鱼场的木屋,我就钻进去,问老人家拿了个塑料袋子,把手机包好,继续上路。雨,加大了它的倾泻力度。而我,望着一片片雨帘,只能放慢脚步。车上的人用奇怪的眼光打探着我,其实他们怎么知道,我在借助雨水来冲洗心中的灰尘呢。中途公交车没停下来问我搭不搭车,反而是有两辆外省人的货车投来温暖的问候 小伙子,上不上来坐? 我喜欢外省人就是因为他们有颗热的心,而且能传播给别人。原本计划用一个小时走回学校,却多用了半个小时。回到宿舍就听德凤说跟他们打赌你肯定会走回来,不管雨多大。毕业照之前德凤就跟我说,照相那天要跟着我,我们一起照很多的相。毕业照,的确是一生只有一次。很可惜桥没能来参加。来的朋友只有颖意,是德凤介绍给我认识的师妹。她那天穿黑色上衣配一条米白色的宽边长裙,脚下是明朗的高跟鞋,看起来挺迷人的。自由照相时,我们还是四个人一起,我只有颍意陪着,德凤是有一个团那么多的乡友一起,加起来就组成一大队人了。这么多人,跟德凤单独照的相就只有那么两张了。就这样,我们被相机定格在时光里。 一个人的旅程 庸碌的日子像是一个巨大的囚笼,把飞翔的翅膀禁锢了。但是不要紧,只要保持把飞翔的梦想不磨灭。等到有机会的时候,就像那神勇的海东青,一飞冲天吧!出行的时候总让人很兴奋,即使路途很短。第一次坐火车,是从广州东站到惠州。买好了票,跟随着行人到了三楼的候车室。一进去就闻到浓浓的旅途气味,偌大的空间全是回家或是出行的人,座位早就被坐满,其他的或站着,或挨着行李坐在地上。等了不多久火车就来了,然后还是下到一楼去上车。那是一列K(最差的火车好像就是K开头的)字头的车,上车的时候就像逃命那样,很多人去挤那个可以通往前方的窄小的门。上的是硬座车厢,一条狭长的走道,两边是面对面的像短形沙发的座位,中间隔着半张小桌子。上去的时候看不到空位,因为到了一个站之后,出现的空位都被站票的人暂时坐着。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之后,车就蓄足了马力准备奔跑了。看着路基的碎石和两边的小草跟着车子跑,我的心也自由的飞快的跑着。过了不久就有列车员来整理放在头顶的行李。这时整个车厢就沸腾起来了,列车员骂着行李的声音、站着的旅客怨恨要让道的声音(实在很挤)、孩子哭叫的声音、父母安抚的声音、还有旁边吃方便面的声音!在这车上的人们,大多都是平民。生活的艰辛呵,不正是浓缩在这有限的空间么,而且像列车那样前行着,不管你愿不愿意。记得后来有一次也是坐K开头的火车。坐在我右边是穿着高贵的妇人,她就像是仙鹤站立在鸡群中,那么显眼、那么不合适。而在我对面的是穿着朴旧的妇人。那种鲜明的对比就映在我眼中。在我正有睡意的时候,突然觉得腿旁有动静,是对面妇人穿着袜子的脚伸到我的座位了。 不要把你的脚放在这里 我面无表情的说,她没反应。 不要把你的脚放在这里 我提高了冰冷的声音,她才迟钝的移走了脚。我想,如果换做让个道都怨声载道的人,刚才的情况肯定已经大骂起来。旅途的艰辛我不是不清楚,坐在脚都伸不直的位子更会让人浮躁,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同情他们的同时,自己也在贫苦之中。那次去惠州,除了领略西子湖的妩媚。还去了王朝云的墓地凭吊,悲叹绝代佳人的早年消损。最后就盼望着我梦中的大海了。坐几个小时的车,看两个小时的大海,再坐几个小时的车回来,中午还没吃饭,除了我,应该没有这么傻的人了吧。那次去的是大亚湾的霞涌镇。当我踩过一片软绵绵的的沙子时,看到一幅巨大的蔚蓝的画挂在天碧。正对着的是像月牙的沙滩,左边是壮硕的岩石,右边是青葱的小山。先去小山下面的石头坐着,细听浪涛尽情的倾诉。一层层的海浪拍打着岩石,像是撞击我的心府,又让我沉浸在冰洁的心海里。看着泡沫在浪尖上翻飞,像是无数的白衣天使在起舞。巨大的海风笑着从耳边飞过,不长的黑发也临风托起。偶尔有一两滴顽皮的海水跳起,热情的亲吻我。自由的大海啊,我终于与你见面,请告诉我,请告诉我你最深的秘密吧。登上小山看大海又不同了,快艇划出的白浪,远处海天一色的迷茫,有种羽化飞升的感觉。在最前方的山头,一对相依着的情侣,女孩伸出手指向远方,那种幸福,应该就是海枯石烂了吧。下了山之后,我就脱了鞋子走在细润的沙滩上。相比那边海的狂暴,这里却是那么的柔软。层层潮水抚摸着脚裸,侵润着肌肤。我像是天真的小孩,看着戏水的人自己也快乐起来。捡了几个贝壳,身后跟上来一个人, 老板,要不要坐快艇 他说,我转过身,看到一个戴着宽边帽子,穿着一套沙滩服的皮肤很黑的小孩,要不是那句流利的中文,还以为他是非洲来的呢。我说我自己一个人不坐,他就失望的走了。没帮上他的忙我感觉有点失落,不过后来一想,在这么美丽的地方工作,本来就是一种幸福。走完月牙沙滩就看到一双新人在拍照,还有远处岩石上钓鱼人的身影。我就跳上岩石跑去看人在怒涛中钓鱼, 这么大的浪有鱼吃么 我喘着气说, 有啊有的 他兴奋的答,然后我乖乖的坐在一旁看。过了喝几盏茶的时间,还是没鱼儿上钓的希望。我就去爬岩石看海了,直到我最钟爱的黄色皮鞋罢工。 书中的秘密 如果从大一第二学期算起,到大三第一学期结束,整整两年。我透支了所有的时间,榨干了最饱满的青春,以为未来的梦想筑建基础。我像灯蛾追逐火焰那般执着,而且走上这不能回头的路。有时候,灵魂就像风筝的骨架,只要有知识的补给便越飞越高。我是以中国文学为飞翔的方向,中国历史辅助中国地理次之。 大学之前我对文学的了解简直是一片空白,除了读过一本《平凡的世界》,就只剩读了一半的《大秦帝国》、《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上了大学自由支配的时间比较多,就经常去图书馆,开始看的都是些在网上别人推荐的好书。其实读书像雪球在滚动,知识在累积的时候会自然的发现后面要读的书。当我读到游记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就是一个井底的青蛙,知道的那么少。那时我就把心陷进去了,跟着游记走,去了解远方那些新奇的东西。想着哪天自己也能去,从此就埋下一个飘荡游行远方的梦。那些游记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既可以了解当地的风俗习惯、历史遗迹,还可以整体的扩大知识面,对世界观的形成也有所影响。 让我真正跳入文学海洋的是新世纪的散文。那些散文无论是文学功底和文学性都比这几年出的游记强很多,这时我才感受到正统文学的魅力。对于知识的渴望也越强烈,就逆着时间读上个世纪的当代散文。刚读完余秋雨的文集就暂时脱离了主道,进入中国历史的世界。 最先遇到的是当年明月写的《明朝的那些事儿》,这本书用幽默诙谐的写作方式呈现几百年之前的故事,驱除了读正史的枯燥无味。在当年明月取得巨大成功之后,就有作家效仿通俗的写作方式来书写各个朝代的历史。这样我就有机会阅览中国历史了,先从奴隶制的周朝读起,到封建的大秦帝国,一直读到封建末路的大清王朝。后来用正史补充了一些特殊的历史时段和两头:三皇五帝至夏商王朝,中华民国至改革开放。最后用通史像窜珍珠那样串连起中华五千年的光阴。前面读的都是政治、军事史,文化史是后面系统的补充,至于经济史就根本没接触。读历史总会伴有宗教哲学的问题。最先纠结的就是心学,本来就觉得自己是唯心主义,那时整天都想着 知行合一,格物致知 ,想多了好像有点明白,过后回想就又迷茫了。后来才知道中华文化发展的大概过程:易学作为中华文化的源泉,到春秋战国百家争鸣出现的儒学、道学,魏晋时期儒道相容而形成的玄学,唐朝的儒释道相容到宋朝出现的新儒学–理学,明朝时期的心学也就是儒学的一个分支。儒家的入世,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道家与佛家的遁世:自然,清心,无欲,普众生。这都深刻的影响我梦想的方向与人格的塑造。 专门的地理书好像没读过,除了一本《山海经全译》。本来计划大三的时候看风水学的,不过后来改变方向看现代文学了。我对地理的了解仅局限于人文地理,很多都是读历史的时候才知道的。还有就是看《远方的家》,几百集的纪录片全景播放中国边疆、内地的人文历史地理。后来就看地图,了解地名、山河湖泊的古今变迁。现在也大概清楚地级以上行政区的基本情况。 一个轮回之后又回到文学的怀抱,有了历史地理的基础,看起文学作品来就比较有亲切的感觉。这时看的是现代的小说,不久我就觉得应该先感受古典文学的韵味。于是就看古典文学的名篇赏析,从诗经看起,随后是楚辞、乐府诗、唐诗、宋词、元曲。看的心痒痒的就也写过几首诗,不过现在看起来是不能算诗的,因为连最基本的韵脚都没做到,更不用说平仄和对仗等其他手法了。当我接触到现代诗歌的时候,就喜欢上那种自由了。现代诗歌打破了古诗的格律,内涵开放,细细品读,更是人生的享受。看了好久一段时间的现代诗歌才跳出来,然后看现代散文。还没等到我去看当代诗歌散文的时候,毕业就向我招手了。当然,我所读到的作品只是文学深林中的一颗树而已。

赞 (散文编辑:江南风) 我家微信时代的年三十

前年,公公过生日时曾准备给他买个智能手机,主要目的是想教他们玩玩微信,也好让他们…

国版《解忧杂货店》观后感

每个人都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才走向了更好的人生。 咨询信的答案,只是在鼓励一颗已有…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4号)

2018年1月14号: 今天,吴江的气温比较温暖,不似前几天那般寒冷。昨天与今天,吴江的…

做个不停止成长的人

莉莉老师上瑜伽课时带着浓重的鼻音不停咳嗽着。可能不舒服,她今天示范动作少了很多,…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3号)

2018年1月13号: 昨天,姐姐和外甥小大卫并没有过来我和母亲暂住的金家坝东湾村这里,…

一个基督徒的情感日记(2018年1月12号)

2018年1月12号: 前天的时候,我说:“母亲明天去昆山。”然而昨天,母亲并没有去昆山…

Posted in Hyngqlgrph